佛法_百度123高手论坛,百科

  声明:百科词条各人可编辑,词条创筑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生计官方及代办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圈套被骗。详目

  又佛法为佛辅导众生之教法,亦即出人间之法;对此,红尘国王治理人民所定之法律,则称为‘法令’。印度及中日佛教史中,有关佛法与公法之干系,因时因地而异,有以国法而护持佛法、驱使佛法者,如阿育王、迦腻色迦王、梁武帝等;有以司法而对抗佛法,乃至蹂躏佛法者,如谁国史籍上知名的三武一宗之厄。

  此外,佛所得之法,即缘由之理由及法界之真理等;又佛所知之法,即全豹法;以及佛所具足之各式功德(十八不共法),均称佛法。

  故知,广义而言,‘佛法’一词,包括极广,上记以外,举凡诸法天性、扫数尘寰之奇奥善语,以至于其他们确凿与正确之意义等,皆属佛法。然狭义而言,则广泛所叙之佛法多指佛所说之教法。

  敬重佛陀所谈诀窍而立之六种又名。(一)善讲,以诸法之实相谈诸法。如以不善法叙不善相,善法谈善相。(二)现报,于现世得果报。如朝受

  教,夕得讲;或夕闻法,次晨赚钱。(三)无时,不待日月星辰之休咎,随时即得修谈。(四)能将,以正行故,能将众生引至解脱田野。(五)来尝,系应自身证悟,非随大家物。(六)智者自知,有灵巧之人自能信解。[成实论卷一]

  又佛法为佛头领众生之教法,亦即出尘间之法;对此,阳间国王管理百姓所定之国法,则称为‘国法’。印度及中日佛教史中,有合佛法与法令之相干,因时因地而异,有以王法而护持佛法、促进佛法者,如阿育王、迦腻色迦王、梁武帝等;有以公法而抗拒佛法,以至耗费佛法者,如大家国史乘上着名的三武一宗之厄。

  其余,佛所得之法,即启事之缘故及法界之叙理等;又佛所知之法,即全面法;以及佛所具足之种种功德(十八不共法),均称佛法。

  凡四卷。隋代信行(540~594)撰于开皇十二年(592)。又作三阶别集、三阶集录、三阶集、四卷三阶。收于大正藏第八十五册。另亦收录于日本学者矢吹庆辉之‘三阶教の想量’别篇。本书为隋唐时间风行权且的三阶教之基础底细教典,又为三阶教徒所最推崇之根基圣典。由于隋唐之时曾频频敕禁三阶教,故本书及其余三阶教之图书大多潜匿不传。然近世于日本京城兴圣寺发现本书之全四卷。另于敦煌出土文物中,亦蕴涵本书卷二、卷三之断片,卷二为史坦因(A. Stein)所采集,现藏于大英博物馆;卷三为伯希和(P. Pelliot)所得,现藏于巴黎国民图书馆。

  另据敦煌出土之三阶佛法密记所载,本书之内容有‘三大段、十子段、二十五子句’之说,其第一大段就畴前之习性而阐述三阶根机之义;第二大段就目前之人而论三阶之邪正;第三大段先就所禀之经教透露三阶之法有上中下轻重浅深之别,后就悲、敬之二田,解析三阶之人依境而起行,其损益之情景及其缘由。[历代三宝纪卷十二、大唐内典录卷十、开元释教录卷十八]

  禅林用语。指管中窥豹之佛法,盖因不及一尺之故。常常多用以批判闇证之禅者,此类人未能充足了解佛法,故禅林多以‘四寸佛法’贬称之。

  即指戒律。戒律乃佛陀为防御佛弟子违犯身、口、意等三业之舛误所创办之禁戒,佛高足若能依之筑行,可得回清净,兴办智慧,入于各式禅定地步,故知戒律为佛教徒考虑正顺开脱之基础底细。戒律若能久行于世,为代代所践诺,则佛法亦撒布良久而不灭,故佛陀曾称戒律为佛法寿命。(参阅‘戒律’2909)

  佛法,指佛所具足之五智、三十七智等智,此智系识大(第六大)之智德;真如,指佛所证之理,此理系地水火风空等前五大之理德。合此理、智二德,即为众生蓝本色心实相之体性。

  净土窍门,其大无外。全事即理,全修即性。行极经常,益极殊胜。良(诚然,真实)由以果地觉,为因地心[1],百万图库总站 以活动为载体,故得因该果海,果彻因源[2]。全数诀窍,无不以来法界流。统统行门,无不还归此法界。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。等觉菩萨,不能超越其外。逆恶监犯,亦可预入此中。统摄律、教、禅、密之宗,分析权、实、顿、渐之教。于一代时教中,独为出格法门,其修证因果,不得以通途教义相绳(衡量)。(《无量寿经颂》序)

  [1]以果地觉,为因地心:令友所问,以果地觉,为因地心者。以阿弥陀佛所证之菩提觉说,即阿弥陀佛一句万德洪名,包摄净尽。想佛众生,果能恳到执持忆想。则以弥陀果德,沾染本身业识妄心。熏之久久,业恣意空。心与佛闭,心与谈闭。全众生心,成如来藏。(印光专家《答丁福保居士代过错问一则》)

  思佛法门,乃律、教、禅、密诸宗之归宿,人、天、凡、圣成佛之捷径。全豹诀窍,无不从此法界流。所有行门,无不还归此法界。小知见人,均谓是愚夫愚妇之诀窍。岂知华苛会上,善财以十信后心[1],受文殊教,遍参常识,随闻随证。末后至普贤菩萨所,蒙其加被开示,所证与普贤等,与诸佛等。普贤为其赞美如来胜妙善事,吉利平码心水论坛,乐迪传媒宣称片wap小玩耍修站换取wml运用伤感。令其发十大愿王,以此善事,回敬佩生西方极乐天下,以期完美佛果。并劝尽华藏全国海诸菩萨,平等进行,求生西方。夫华藏海众,无一凡夫、二乘及未破无明之权(权宜,变通)位菩萨。最下者,即为圆教初住。其人已能于无佛天下,现身作佛,及随类现种种身,以度脱众生。此后从二住,以至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觉,位位倍胜。是诸菩萨,皆以十大愿王,求生西方。彼何人斯,敢与彼抗?(致广慧僧人书)

  [1]十信后心:十信位的结果阶段,要是再进一步破一分无明,即入圆教初住菩萨位而证法身,往后成为法身大士。

  俾带业往生者,直登不退。断惑往生者,速证无生。此全仗阿弥陀佛大悲愿力,与当人信愿想佛之力,感触叙交,得此巨益。较比专仗自力者,其难易天下悬殊也。然每有愚人,下劣自居,不敢经受。亦有学者,大乘自命,不屑筑习。须知五逆十恶之人,临终地狱相现,善友教以思佛,未满十声,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以卑劣自居者,可以振起[1]矣。《华严》曾经,王于三藏,末后归宗,普贤菩萨以十大愿王,回神往生西方,普劝善财及华藏海众,一概进行,求生西方,以期完善佛果。此之窍门,何敢视作小乘?况善财已证等觉,海会悉证法身,彼尚求生,我们何人斯(耳),不屑筑习?岂但高竖慢幢,直是嘲笑《华严》。欲张大乘之空名,亲造谤法之极祸。(《念佛恳辞》序)

  大矣哉,净土秘诀之为教也。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,直指民气者,犹当逊(xùn不及)其特地。即思想佛,即思成佛,历劫筑证者,益(极度)宜(该当)挹其高风[1]。普被上中下根,统摄律、教、禅、宗。如时雨之润物,如大海之纳川。偏、圆、顿、渐所有法,无不以来法界流。大、小、权、实通盘行,无不还归此法界。不竭惑业,得预补处[2]。即此平生,完美菩提。九界众生离是门,上不能圆成佛讲。十方诸佛舍此法,下不能普利群萌[3]。于是《华严》海众,尽遵十大愿王。《法华》一称,悉证诸法实相。最胜纯洁之行,马鸣示于《起信》。易行快至之说,龙树阐于《婆沙》。释迦后身之智者,讲《十疑论》而专志西方。弥陀示现之永明,著《四料简》而毕生想佛。汇三乘五性[4],总(简直,皆)证线]。导上圣下凡,同登彼岸。故得九界咸归,十方共赞,千经并阐,万论均宣。诚可谓一代时教之极叙,一乘无上之大教也。不植德本,历灾荒逢。既获见闻,当勤修习。(印施《极乐图》序)

  [1]挹其高风:挹,这里同揖yī,作zuō揖。对它的高风作揖,即爱慕它的高尚。

  [2]得预补处:预,加入,参加。补处,生平补处的简称,菩萨阶位的最高位,即等觉位。因经此生的惦记即可补佛位处,故称平生补处。得预补处,即获取参与到生平补处之位。

  [4]三乘五性:三乘,声闻乘、缘觉乘、菩萨乘。五性,定性声闻、定性缘觉、定性菩萨、未必性、无性(即一阐提,意译为信不具、断出世间善根之人)。

  为摩诃止观所举三种外讲之一。指依赖于佛法而立缺点想想者。如华严宗指小乘之犊子部为附佛法外道。摩诃止观卷十上(大四六·一三二中):‘邪人不同又为三:一、佛法外外叙,二、附佛法外道,三、学佛法成外谈。’上引之中,佛法外外道指佛法以外之教,或其信心者。又虽学佛之教,然其观点与佛法相违背者,称为学佛法成外讲。

  外谈之法,秘而不传,欲说而恐污所有人们口,欲书而恐污大家手,但以至诚思佛念观世音,为转彼之法,即不能转,岂为彼所转乎?外谈之得以遍行全寰宇者,以微妙及发恶咒二种,使去此二种则冰消瓦散矣。光本欲略叙,恐忌者降祸,姑讲其大要云尔,魔徒炽甚,无法可设。(复龚宗元居士书二)

  外道均假借佛法之名, 然皆鄙劣不堪。若真遇佛法能了恣意者, 彼岂能蛊惑哉?所诱惑者, 皆无知无识之流也。汝父全心于经学多年,惜未遇佛法,仍被程朱所封合。今既不以光言为谬,则已出合而可为儒释二圣作使者矣。外道全部以炼丹运气为谈,其所立传谈之规则,已将其讲之鄙劣实在揭出。惜世人蒙昧,反由此而争先趋入,如蝇赴膻(shān羊臊气),如蛾扑火,诚可哀悯(所言揭出鄙劣者,即彼各守秘传,及六耳[1]不传说,并欲入彼道,先发反道遭各种恶报之愿等)。 此等,遍满全国。(复郑慧洪居士书三)

  彼诸外谈,悉事神秘,虽父子、佳耦均不相传。以此奇异,凝集愚人之心,任何善学问劝导,均不信从。如狗以屎为美,非吃不可。常与人说:“吾师是某佛某祖师出世,吾是某佛某祖师出世。”瞎诽谤言,以期得名闻利养。而不计坏乱佛法,疑误众生,生受司法,死堕恶谈,从劫至劫,无有出期,其为瑕疵,可胜言乎?(复某某夫妇书二)

  今之各外谈,无不以秘传引动迂曲者入彼教中。将愿时髦,必须矢语,以后若反其教,则得怎样奈何之恶报。实则多多都是骗人之法。而以发誓之故,纵有知其非者,亦不敢或有违背及与表章(明)。甚矣!外讲秘传宣誓之法之惑人深而羁(jī管理)人固也。吾佛无秘传之法,一人如是谈,万人亦如是叙。(复福州佛学社书)

  有私相教授之窍门,即非佛法,便是魔王外讲。彼魔王外谈之徒,动则上千上万,皆由以私相传受之诀窍,及欲入其门,先发恶咒之术,以诱惑愚夫愚妇,同陷于邪知谬见之万丈深坑,而莫之能出也。(复蔡契诚居士书四)

  佛法中绝无玄机不传,亦非要口传心授之事。外谈邪徒,本无理由,以秘而不传,诱人入彼叙中。若竟然不秘,则人皆知其浅薄,便无人驯服彼矣。(复唐陶镕居士书)

  若真有口传密授之妙法,其人就是魔王外讲,当远避之不暇,又何可欲向彼求此法乎哉?(复吴沧洲居士书三)

  凡二十卷。南宋圭堂居士着。弁言有三篇,即:(一)空隐说人于绍定二年(1229)作,(二)自序,(三)江州李居士于端平二年(1235)所写。后序为圭堂所作。至于跋文亦有二篇,一为三山东禅酬金光孝禅寺之说琳,另一为春澄庵之线)所作。依照本书之佛法大明纲领知其内容乃由浅至深,从凡入圣,以祖语为根蒂,以佛经为渊源,以相联诸集为阐述,且阐述前圣七百年不言之秘。[济北集卷十七、元亨释书卷七]

  (传说)佛在波罗捺国为四众叙法,时空中有五百雁闻佛音声爱乐之,来下世尊所,时有猎师设罗,五百雁罹于罗,为猎师所杀,以闻法功德生于忉利天。见贤愚经十三五百雁群闻佛法生天品,经律异相四十八。

  的“菩提”二字,是古印度的梵语,译成华文的意义为“觉”,即是成佛的理由,菩提心就是成佛的心。发菩提心,就发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”,简称“菩提心”,也便是发无上正等正觉之心,发“上求佛叙、下化众生”之心。

  佛教经论《大智度论》叙:“菩萨初发心,缘无上叙,我作为佛,是名菩提心。”《瑜伽师地论》谓初发菩提心者,即入大乘菩萨之队列。《发菩提心经论》谈:“依头脑诸佛、观身过患,慈憋众生、求最胜果四缘修观而发菩提心。”

  者,则为全体诸佛种子,能生扫数诸佛法故;菩提心者,则为良田,长养众生白净法故;菩提心者,则为大地,能持总共诸红尘故;菩提心者,则为净水,洗濯全盘忧愁垢故;菩提心者,则为大风,整体红尘无障碍故;菩提心者,则为盛火,能烧全盘邪见爱故;菩提心者,则为净日,普照总共众生类故;菩提心者,则为明月,诸白净法悉完备故”。故知菩提心乃通盘正愿之始、菩提之真相、大悲及菩萨学之所依。

  在佛法的筑学中,大乘菩萨起初必需倡导大菩提心,诸佛菩萨悲智的德性也是靠菩提心来成绩。佛法中一切窍门的修学都是兴办在发菩提心的根基上,任何一个诀窍都不能解脱菩提心,整体诀窍所谈的正见都是为菩提心服务。

  唯有发起大菩提心,佛法的正见会才有下降处,挣脱菩提心,佛法的修学就会变得薄弱和抽象。非论哪一部经典都安身于菩提心,而每一位菩萨的建行都以是发菩提心为起先,差别的只在于愿力的呈现,如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,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十二大愿,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诸大愿等等,诸佛菩萨的愿力都是菩提心的表现。

  佛陀的教法的本质,即为八圣说,趋向于不快灭绝的八圣谈,即称之为无上梵乘。

  响应45响应4经/若奴索尼婆罗门经(谈反应/大篇/筑多罗)(庄春江译)

  尊者阿难瞥见若奴索尼婆罗门以全白的马车从舍卫城起程:马匹被套上白色的轭、白色的首饰、白色的车体、白色的追随、白色的缰绳、白色的鞭杖、白色的伞盖、白色的头巾、白色的衣服、白色的鞋、用白色的马尾扇来扇风,人们见了后这麽谈:

  当时,尊者阿难在舍卫城为了讨饭而行后,食毕,从施食处返回,去见世尊。到达后,向世尊问讯,接著在一旁坐下。在一旁坐好后,尊者阿难对世尊这麽谈:

  「大德!这里,我们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,取钵与袈裟,为了乞食投入舍卫城。我看见若奴索尼婆罗门以全白的马车从舍卫城开赴:马匹被套上白色的轭、白色的首饰、白色的车体、白色的追随、白色的缰绳、白色的鞭杖、白色的伞盖、白色的头巾、白色的衣服、白色的鞋、用白色的马尾扇来扇风,人们见了后这麽说:『老师!真正是梵乘!西席!实在是梵乘的状貌。』大德!在这法、律中有可能安立梵乘吗?」

  「阿难!有能够!阿难!这是看待八支圣叙的同义语:『梵乘』、『法乘』、『战斗中无上的胜利』。

  阿难!当正见已修习、已多筑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停止、有瞋之调伏为已矣、有痴之调伏为告终;阿难!当正志已修习、已多修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下场、有瞋之调伏为已矣、有痴之调伏为已矣;阿难!当正语已筑习、已多修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终结、有瞋之调伏为罢了、有痴之调伏为已毕;阿难!当正业已筑习、已多建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告终、有瞋之调伏为终结、有痴之调伏为了结;阿难!当正命已筑习、已多建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竣事、有瞋之调伏为完结、有痴之调伏为终了;阿难!当正精进已筑习、已多筑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终止、有瞋之调伏为下场、有痴之调伏为结果;阿难!当正思已建习、已多建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停止、有瞋之调伏为终止、有痴之调伏为已矣;阿难!当正定已筑习、已多筑习时,有贪之调伏为收场、有瞋之调伏为收场、有痴之调伏为完成。

  阿难!以此窍门,这能被理解:这是对付八支圣说的同义语:『梵乘』、『法乘』、『战役中无上的获胜』。」

  以及服从佛教戒律全部内容的差异而把信徒们差别为四种人,即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四种,被称为“

  一、比丘,意想是乞士,年满20岁的正式削发的男性佛教信徒。比丘要受“具足戒”,即对正式落发的佛教徒法则的较完善的戒律。

  二、比丘尼,原因是乞士女,年满20岁的正式落发的女性佛教信徒。相传佛教中最早的比丘尼是释迦牟尼的姨母。后来女子出家为尼成为佛教中较宏壮的步地。在古代的很多国家中,都有比丘尼僧团。比丘尼要受“具足戒”。

  三、优婆塞,意义是清信士、近事男,在家修行的男性佛教信众。这些信众虽然没有削发,但也要对自身的行动按佛教的教义加以羁绊,遵从“”。

  四、优婆夷,真理是清信女、近事女,在家建行的女性佛教信众。她们与优婆塞同样,也要对本身的行为按佛教的必定央浼加以限度,服从“三皈五戒”。

  比丘、比丘尼为出家众,优婆塞、优婆夷为在家众,总称之“四众”、“僧俗四众”、“佛弟子四众”。

  凡二十卷。宋末圭堂居士撰。内容蕴涵明心、净行、破迷、入理、时期、入机、见师、大悟、的意、大用、真空、度人、入寂、化身、篇外杂记等十余项,皆为著者建行禅法之心得,书中引用八十余种禅录作傍证,以‘圭堂曰’来分解自身之立场、思想,并从禅宗立场来解谈‘三教合一’之思潮等。